为什么巴萨和皇马的关系不好?

啊,居然在知乎上也有人问这个问题,在前两个赛的基佬论坛[划掉]虎扑论坛,基本上巴萨皇马撕逼史每个月都会被拿出来讨论一下,不过基佬论坛里面大家的段位比较低,一言不合就拿的东西出来打脸[然后反被打],我记得我搜出来过一个发在巴萨球迷论坛上的论据,不过楼主也没给出处,作为巴萨球迷,那个时候我还是相信元首盯着巴萨欺负的,不过现在的看法不这么简单粗暴了。

一般来说,巴萨觉得皇马是政府扶持的球队,在联赛里占尽便宜,作为加泰地区的代表,巴萨当然要跟代表中央的皇马硬刚。皇马则因为巴萨背后的地区分离主义看不惯巴萨。

@钱晨 把两家俱乐部的撕点基本上涉及到了,我做一下补充,顺便就里面的观点讨论一下。足球战术发展就不涉及了,我还是回归世界史狗的主场[毕竟我当时选专业的目的之一就是搞清楚为什么加泰人没事儿就散步要独立],列举一下我看过的文献当作补充[都是英语啊,希望能引出来西语大神,顺便抛砖引玉社会学大神]。

四、1975年以来——皇马方面有什么缺陷的话,作为傻谜,我真的尽力了_(:зゝ∠)_

现代西班牙是君主立宪制国家,有17个自治区,自治区的建立得益于太上皇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在1975年开展的民主转型(Democratic Transition),美国学者亨廷顿后来回望20世纪最后25年的时候,把这一段时期内发生在欧洲、拉美和亚洲的政治变革浪潮称为“第三次民主化浪潮”,西班牙的民主转型堪称其中典范,一方面是在转型期间没有引起大规模的社会骚乱,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直到今天这个制度还在运行,不像拉美好多国家在建立民主制度后又遭遇军人政权夺权。

Juan Carlos的改革运动结束了佛朗哥主义在西班牙政坛的统治地位,也是20世纪以来西班牙的和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商谈的结果,这个过程很好玩儿啊然而在足球狗领域展开就有点跑偏了。在1975年的改革之前,西班牙政坛在极左和极右之间摇摆,极左的代表是1931年建立的第二共和国(The Second Republican),极右的代表是1923年建立的Primo de Rivera军人政权和1939年建立的Franco军人政权。

当权的时候打压,针对教会啦,推动地区独立啦,支持自由主义者啦;当权的时候,Rivera和Franco都看不惯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更不允许地区主义(Regionalism)在自己治下发展。在1936年,第二共和国和的矛盾引发了西班牙内战,佛朗哥的Nationalist阵营胜出,元首(El Caudillo,佛朗哥在1959年给自己加的称号,同时表明自己对“上帝,西班牙历史和西班牙人民负责”)开始了他长达36年的统治。

西班牙的地区主义大概在19世纪开始复兴,这个问题一直到今天还没有解决。地区主义这件事,往上说可以说到公元711年摩尔人(Moors)入侵伊比利亚半岛、导致北方各个基督教王国长期各自为政,加泰历来和中央不对付。在19世纪,除了1808-1814年抵御拿破仑,西班牙人就没怎么经历过国际战争,从“nationalize the masses”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和平其实很不利于民族共识的建立;而且到现在地区分离趋势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了,在2015年,加泰一言不合又公投,虽然马德里不会承认,但是“Catalonia is not Spain”这样的观念还是没法被禁止[当然啦,对于我等足球狗来说,唯一的担心就是,万一加泰真独立了,巴萨该去踢什么联赛]。佛朗哥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太过简单粗暴,加泰、巴斯克(Basque Country)和加利西亚(Galicia)这样的少数民族地区都被逼迫讲普通话(Castilla),公开场合不准讲方言,不准进行民族文化活动,学生必须学习符合“国家统一”概念的历史课程,一言不合就打压。太简单粗暴了。

足球运动在19世纪末期传入西班牙,一开始是在工人阶层当中流行。足球运动在20世纪初期开始发展,但是都是各地区各自发展(Regional Level),俱乐部相比国家队来说区域性必然更强。巴萨在建立之初就努力将俱乐部和加泰地区联系起来,俱乐部会广泛参与加泰地区的文化活动,这到今天都没有变,而且随着巴萨的影响力不断增大以及传媒事业的发展,“加泰希望独立”这件事情让中国的球迷都有所耳闻,基本上关注西甲的人都能说个大概。

不过在Rivera时代巴萨也被打压过。一般来说巴萨被罚都是因为嘲讽中央。

1、1939-1959年,这一个时期也可以被分成三个阶段,一是1939-1943年,二是1943-1953年,三是1953-1959年。在初期,元首他愿意跟纳粹势力玩耍,他觉得希特勒那套很好,又能巩固统治又能完成“nationalize the masses”这项工程,但是万万没想到二战走向开始奇怪起来,他又开始跟盟军玩耍。但是二战之后西欧和美帝都因为他跟纳粹玩耍的黑历史歧视板鸭,戴高乐之后的法国政府倾向,直接就说“佛朗哥是全世界的隐患。”(the new French government turned sharply to the left, announcing that “Franco is a danger to the world.”来自Stanley G. Payne and Jesús Palacios,Franco: A Personal and Political Biography,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2014, p.295.)西班牙被各种国际组织拒之门外,佛朗哥还是不愿意辞职,不过他在1947年通过了继承法,承诺以后会重建君主制度。其他国家不跟板鸭玩耍,佛朗哥就推行Autarchy经济政策,这个大概能翻译成“自给自足政策”,理论上是不跟国际市场玩耍,后果不用说。大概到了1956年的时候板鸭经济了。但是因为1953年以来冷战升级,美帝开始拉山头,板鸭就被拉拢了,逐渐重返国际社会。

2、1959-1973年,板鸭变革的起始年份是1959年,通过了“经济稳定计划”(plan de estabilización),开始经济建设,不然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传统上认为板鸭在60年代创造的经济奇迹(Economic Miracle)来源于三大助力——旅游业,外资,移民。1960-1973年间,西班牙的GDP平均增速7%。很多学者会说其实这并不算是佛朗哥的功劳,因为这得益于西欧经济大环境,而且西班牙的经济奇迹是建立在牺牲工人利益和社会分配不均的基础上的。随着经济增长,佛朗哥政府对于社会上出现的新问题的无能为力越来越凸显。啊,再讲下去又会跑偏,这段时间社会变革对于1975年政治改革的推动作用很值得仔细研究啊。

3、1973-1975年,1973年国际能源危机,西班牙经济悲剧了。佛朗哥在60年代中后期就因为身体原因不怎么在公众面前露面,但是70年代以来他发现Francoism Regime好像进行不下去了;他在1969年公开任命Juan Carlos为自己的继承人,希望王子能恢复专制君主统治;为了保证这个国家还是在Francoism的控制下运行,他还任命Luis Carrero Blanco为首相,这个人是他的野生迷弟。然而Blanco在七月被任命为首相,十二月就被巴斯克野生恐怖组织ETA给炸死了。这意味着Juan Carlos即位之后改革阻力会小一些。

大概脉络就是这样。[啊,好想给人讲板鸭现代史,特别好玩儿特别神经病。然而没人听我讲。伐开心。]

佛朗哥在统治时期专注做的一件事就是“nationalize the masses”,他认为西班牙帝国的衰落都是因为地区分离主义以及思想的蔓延,于是分权啊、左翼啊、共和啊、communism都成了敏感词。“俱乐部早期历史”提到过,巴萨在建立之初就努力把自己发展成为加泰的标志,但是皇马要在伯纳乌主席任期才逐渐变成“the regime team”。巴萨是加泰一个重要象征,加泰渴望独立,巴萨也就成了这项要求的重要载体。

于是作为加泰重要象征的巴萨自然会被致力于统一西班牙的佛朗哥打压。不过一起被打压的还有别的俱乐部,巴萨不是唯一被针对的,也就是把俱乐部名称强行西班牙化、改队徽、政府指派俱乐部主席之类的。

1939-1954年间的体育协会的主席Sancho Dávila当成很严肃的政治人物,在他写给后来的体育协会主席Moscardó将军的信里,表达自己要将“反对中央政权的分裂分子驱逐出足球俱乐部,并且确保足球俱乐部的高层都是忠于元首的人”。

足球作为政治工具的情况大概在佛朗哥统治的后半段已经不那么明显了,整个西班牙都因为经济转型在变化,新的社会组织不断涌现,足球俱乐部在佛朗哥早期的“地区主义的代表”或者“展现西班牙另一面”的属性已经不太明显;元首他已经没时间也没精力耗在这样的文化生活上面了,他忙着拯救要死掉了的Francoism,国内自1973年开始的大规模罢工、主要城市的大学生以及最高权力交接。

巴萨1-11皇马的比赛发生在1943年7月23日元首杯的次回合。这个疑案真的就是疑案了,因为没有录像留下来,更衣室的影像更不要提。巴萨皇马的指控全凭球员回忆,但是个个球员回忆的内容还不是太一样;皇马方面否认,但是也拿不出像样的证据。在1943年,佛朗哥还处在巩固政权的时候,使用的手段未免简单粗暴,西班牙国内政治氛围比较紧张,加泰处于被打压的地区,跟首都球队踢比赛又踢出个这样的比分。足球比赛什么都可能发生嘛,我是觉得这场比赛和/政治氛围有关系,但是元首应该不会真的故意打压巴萨,什么用枪胁迫球员必须输球之类的,在巴萨主场(那时候还是旧球场Les Corts)输个11球不是更加画美不看。 这一时期元首对俱乐部的控制还比较严格,巴萨的主席都是官方指派的,基本上都是Francoism的野生脑残粉,这时候的主席是Piñeyro。

两队参加的是国王杯(Copa de Rey)的前身元首杯(Copa de Generalísimo),第一回合以巴萨3-0皇马结束,但是双方球迷都不满意。皇马球迷觉得当值裁判José Fombona Fernández偏袒巴萨——巴萨第一球犯规在先,第二个点球就不该给,第三球越位。巴萨球迷也不开心,他们在这场比赛里嘘裁判嘘皇马,被官方理解为是在嘲讽元首,于是俱乐部被罚了2500比塞塔。剧情多么眼熟,这些板鸭人啊。

于是次回合首都球迷决定给加泰人一点颜色看看,什么嘘大巴啊在酒店外面嘲讽啊,在1943年就有这样的事儿。顺便自黑一下,2010年国米到西班牙打客场的时候巴萨的球迷就在酒店外面放烟花来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鸟叔带领国米勇夺三冠王。不过那年的火山灰事件无力吐槽。再扯远一点,大概在11-12赛季第一场国家德比的时候,巴萨客场作战伯纳乌,临走前因为马德里大雾、飞机无法起飞让球迷虚惊一场,堪称火山灰的姐妹篇——首都雾。

到了比赛之前皇马球迷的招待更加可怕了,门将Luis Miró回忆说,在比赛之前,巴萨一边的球门被扔满了硬币;球迷喊的口号跟今天差不多啦,加独啊分裂分子;由于佛朗哥对communist的敏感,“reds”也成了地图炮利器.

大概就是巴萨了,上半场过去30分钟的时候皇马2-0巴萨领先,但是巴萨突然了,皇马在31/33/35/39/43/44分钟分别进球,上半场就9-0了。

在中场休息时,巴萨的球员决定下半场罢赛,但是被强迫出去比赛,据说是一位上校走进来,威胁他们“不去比赛就进监狱”。

但是这件事情的关键就在于没人能说得清楚到底谁去更衣室胁迫球员了,还没影音资料存世。

Sid Lowe的推测是,在1943年这个战争气氛紧张的年份,巴萨客场作战,受到马德里压抑气氛的影响,了。毕竟没有一手资料存世,这件事情可能真的说不清了。而经历过这场比赛的球员也都相继离世。

巴萨球迷对迪·斯蒂法诺转会案耿耿于怀这么多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斯蒂法诺这个世纪大彩票让皇马刮走了,直接助皇马走上了欧洲之巅。但是足球这种东西很复杂,如果马德里势力不介入,巴萨得到了斯蒂法诺,他也不一定能在巴萨创造同样的辉煌,而且巴萨在最后关头放弃了斯蒂法诺的重要原因是俱乐部有了库巴拉(Kubala)。纠结这样的事情就有点像“如果03年小贝没有转会去皇马,那么接下来巴萨就不会成为宇宙队”一样。Sid Lowe和Phil Ball对这件事情都有分析,不过Lowe的书据他说是用了马德里的解密材料。

据斯蒂法诺自己说,为哪个俱乐部效力对他来说都一样,阿根廷人似乎都有点特思乡的架势,他的阿根廷口音一直没正过来,据说煤老板到现在也说着一口有罗萨里奥口音的西班牙语。

由于当时尚不完善的法律条款,斯蒂法诺为哥伦比亚波哥大的百万富翁队踢球,但是他的所有权却在阿根廷的河床俱乐部。巴萨与河床签订了转会协议,皇马与百万富翁队签订了转会协议。两间俱乐部争执不下。接着是西班牙足协与西班牙政府介入了两间俱乐部的争夺之中——他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迪斯蒂法诺同时属于巴萨和皇马,他将轮流为这两间俱乐部效力。而政府到底有没有介入,这个取决于你身上的球衣的颜色——这是Phil Ball的看法。

Sid Lowe的记录是这样的:加泰人认为自己在这场争夺当中遥遥领先,并且先发制人,即使皇马仍然不放弃,但是他们已经将球员和家人接到了巴塞罗那。巴萨同意支付河床俱乐部400万比塞塔的转会费,但是由于16个月之后迪斯蒂法诺将被百万富翁队买断,所以,如果巴萨想在这场争夺战中抢夺先机,他们必须再出一个让百万富翁队也满意的价码。根据迪斯蒂法诺的回忆,当时巴萨给他的通知是,他们正在等待第三方——也就是百万富翁队代表的出现。巴萨方面不紧不慢,他们手握拥有迪斯蒂法诺所有权的河床俱乐部的许可,也获得了球员的首肯。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率先跟第三方签订协议的是皇马。迪·斯蒂法诺到达巴塞罗那之后,与队友一起熟悉场地情况并准备在巴萨亮相,直到西班牙国家体育仲裁局的禁令让他陷入困境——仲裁局认为他出现在巴塞罗那并不合法,而同样束手无策的巴萨官方给他的建议仅仅是等待。在那个赛季接下来的日子里,迪斯蒂法诺只能在友谊赛中出场,而无法正式代表巴萨比赛。百万富翁队向巴萨要价270万美元而遭到了拒绝,巴萨主席恩里克·马尔蒂(Enric Martí)宁愿等到1954年迪斯蒂法诺与百万富翁队的合约到期、可以自由转会之后再与这名球员签约。这让百万富翁队十分失望,于是他们转而将希望寄托在皇马身上,当时皇马的主席伯纳乌愿意用一切代价来与巴萨进行争夺,百万富翁队于是与皇马签订协议。而在这桩转会进入胶着状态之时,巴萨的当家球星库巴拉从伤病中恢复,在当时的巴萨看来,迪·斯蒂法诺是否能加盟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对于西班牙国家体育仲裁局对阿根廷人的处置也不再积极走动,迪·斯蒂法诺面临着被遣返回国的困扰。

而这个时候皇马则积极与百万富翁俱乐部交涉并且为迪·斯蒂法诺在西班牙国家体育仲裁局上下奔波并为他争取到了出场许可,巴萨方面无法忍受死敌的举动而重新投入对阿根廷人的争夺。两方都坚持不肯让步的情况下,西班牙国家体育仲裁局提出了那个著名的解决方案——迪·斯蒂法诺为两间俱乐部共有、在两间俱乐部轮流效力、每次两个赛季。这个方案得到了双方主席的认可,并且签订了协议。这个荒唐的方案并没有得到践行。一个月之后,西班牙政府出台了法令,巴萨被禁止引入外国球员,而国际足联也因为巴萨没有与迪·斯蒂法诺所属的两间南美俱乐部协调好就将人带回了巴塞罗那而向俱乐部发出了罚单。根据两个俱乐部之前的“共有协定”,前两个赛季,迪·斯蒂法诺将代表皇马比赛,而他启程前往马德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巴塞罗那。因为迪斯蒂法诺转会事件而民心尽失的主席恩里克·马尔蒂引咎辞职,新组的巴萨董事会决定放弃迪·斯蒂法诺的一半所有权。

其实佛朗哥最喜欢的体育项目应该是打猎,他没事儿就会办个野猎party,邀请政要们一起来玩耍;打猎时候顺便拍两张照片,上上报纸头条,让板鸭群众看一看英姿飒爽的自己。佛朗哥是个很过时的统治者,奉行他那一套政治做派的在二战时候就都挂掉了,他和希特勒、墨索里尼都不一样,他这辈子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西班牙主义者,不过他爱国的方式十分简单粗暴。他一生都忠于自己的妻子卡门,两个人在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会一起诵读《玫瑰经》。

皇马的巅峰岁月刚好是板鸭半死不活的岁月,西班牙直到1959年才开始改革。战绩骄人的皇马很大程度上被佛朗哥当作是西班牙的特别大使,给世人展示西班牙的另一面。

而且伯纳乌主席的背景的确能给皇马带来许多便利,比如建新球场时候买块地什么的,他和许多政要都是好朋友。

Phil Ball就很烦皇马被说成“Francos pet team”,他觉得佛朗哥从皇马身上得到的好处比他给皇马的多多了。

所以说“佛朗哥打压巴萨”的说法是有缘由的,但是被打压的俱乐部不只是巴萨一家,他针对的是“地区主义”。足球世界不可能完全独立存在,加泰人民反感元首也不只是因为佛朗哥打压了巴萨。这个问题再展开就有些复杂了,在这里讨论“佛朗哥对西班牙的意义”实在有些奇怪。

西班牙政府对于“国家统一”的坚持让与加泰联系紧密的巴萨很难不受国家的针对,还有巴斯克的毕尔巴鄂竞技,这样与地区文化联系紧密、没事儿就掺和地区独立的俱乐部很难招中央的待见。巴萨在佛朗哥时期倒是一直是加泰人民反抗佛朗哥的象征,人们不能在街头说加泰语、骂佛朗哥,但是在巴萨的球场里可以。

但是这个毕竟是板鸭内政,作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朝球迷,我一直以吃瓜群众自居。

这个答案并不完美,我一直试图找出竞技体育方面的因素来论证到底元首有没有打压巴萨,但是撸的材料里没怎么提到比赛数据上面的事情,可能因为时间太上古也可能我没找到材料。而且从这个角度出发,很难解决的问题就是,作为巴萨球迷,我当然会偏袒自己的主队啦,有没有录像给我印证。就算是现在转播技术如此发达的时代,10-11赛季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里,佩大师到底有没有踢A2不也被争论了好久么,这些事情最后的答案很可能真的只能取决于你身上球衣的颜色。

首先你要明白,巴萨与皇马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已经不是球场,甚至是足球的问题了。

要谈巴萨皇马之间的问题,首先要谈的是政治问题,上世纪大概四十年代吧,弗朗哥法西斯政权控制了西班牙,国家的各个方面都被独裁统治,其中就包括足球。而皇家马德里,恰恰就是最亲近弗朗哥的球队。而巴萨,又是加泰罗尼亚球队,而加泰罗尼亚同时又是一直期盼独立的地区之一。而且这个问题,延续至今。于是乎,打压巴萨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一种需要。

当时的巴萨在各个方面受到打压,包括会员数量,球迷数量等等等,而国家德比的最大分差,皇家马德里11比1巴塞罗那也是在那个时候。

打出这个比分,正是弗朗哥政府用枪指挥的比赛。这也是为什么你常常看到巴萨球迷打出6比2的条幅,而皇马球迷却很少提及这场比赛的原因。当然,你不能否认的是,这件事并不代表皇马的立场。这是政治不是足球。

还有,你要知道两家俱乐部相互争斗了一个世纪,之间的因果种种本身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更何况,皇马和巴萨所代表的卡斯蒂亚地区和加泰罗尼亚地区,不单单是地域,更是两种文化的冲突和对立。

还有巴萨和皇马在球员问题上屡屡发生问题,比如舒斯特尔,比如菲戈,比如恩里克,比如劳德鲁普,比如萨莫拉诺,比如罗纳尔多等等。

但是你不可否认的是,两支球队共同创造了最好的西班牙,他们都拥有最好的一批球员,他们是这个星球上最顶尖的俱乐部之一。

时过境迁,其实现在巴萨皇马的关系并没有以前那样恶略,优秀球员之间的惺惺相惜,个人情感等等,都是这些情况好转的原因。但是毕竟,他们是直接的竞争对手,而且不单单是西班牙,哪怕是整个欧洲他们也是彼此最具威胁的对手。

这场比赛确实有很多争议,有多数皇马球迷表示在弗朗哥上台后皇马其实并未获得多少冠军。包括11比1那场国王杯,皇马也并非获得了最后的冠军。

但是有几个事实是值得推敲的,首先前一回合的比赛,巴萨3比0战胜了皇马,第二回合输掉可能不算意外,但是大比分的情况下,尤其是上半场就丢8个球,我觉得,这一现状对于任何一个球队都很奇怪。

其二,西班牙内战开始后,西班牙联赛被迫终止。即1936年,西班牙联赛终止。1940年,西班牙甲级联赛才开始重燃战火,当年的冠军是马德里竞技,但当时的马竞则叫做航空马竞,因为是政府扶植的球队,是由西班牙空军直接投资的。

其三,皇马当时并非是西班牙最好的球队,相比于马竞,毕尔巴勒竞技,瓦伦西亚和巴塞罗那,皇马还很弱小。但是43年巴萨皇马比赛后发生了暴力冲突,双方被各打三十大板。皇马方面的结果就是俱乐部最出色的主席伯纳乌走马上任。而在这之前,伯纳乌先生是弗朗哥军队的优秀战士。

其四,皇马真正的崛起就是凭借着伯纳乌的伟大,包括他们现在的球场,圣地亚哥伯纳乌也是当时的杰出成就,也是从那各时候开始,西班牙政府对于马竞的呵护,渐渐转变到了皇马身上。。

其五,当时的皇马并非是如今皇马的级别和地位,换句话说,内战中的皇马甚至连球场都没有了。有好多皇马球迷坚持否认11比1是政治干预的结果。但是,我们必须要认清的事实的,以当时皇马的实力,一定是排在3大球会之后的。当然足球的世界充满了奇迹,但是以弱胜强也屡见不鲜,但打出相当惊人的大比分。不得不让人遐想。

其六,皇马直到1953年,也就是1943年的十年后,才拿到第一个西甲冠军。(当然国王杯在46和47年连夺。)然后才开启了真正的皇马的时代。这也正是为何伯纳乌为何如此被推崇的原因。

其七,弗朗哥执政期间,巴萨受到打压,并不是仅仅一场11比1如此简单,在那个时代,恐怕包括巴塞罗那,毕尔巴勒等等地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而巴萨在当时会员缩减到不足4000人也是有据可查的。

其八,弗朗哥禁止使用加泰语同样有据可查,虽然后来这一禁令被予以废除,但是巴塞罗那由Futbol Club Barcelona改为更西班牙化的 Club de Futbol Barcelona。确实弗朗哥下令的。

其九,弗朗哥出席了11比1的比赛现场,并且有资料可查的是,西班牙国家安全部门的负责人在巴萨到达马德里的时候便拜访了他们。

其十,作为巴萨皇马斗争已久,但是很少有球迷在伯纳乌举起类似11比1的条幅。有朋友在西班牙的可以打听下,那怕是皇马球迷,对于那场比赛的看法都是不愿提及的。

十一,有皇马球迷以弗朗哥为巴萨荣誉会员的问题反驳,但事实上巴萨1940年上任的主席恰恰是弗朗哥政府的官员。而他在1943辞职,原因是厌烦了马德里方面给与的如此不平等待遇。

十二,关于巴萨曾经12比1输给过毕尔巴鄂竞技,确实存在。30年的西甲,巴萨首回合6比3横扫,而次回合的较量中,毕尔巴勒回敬了12比1的大比分,他们的前锋也创造了70分钟进7球的佳绩。

国家德比不仅仅是足球场上的对决,政治、社会、历史等各种因素穿插其中,国家德比已经超出了一场足球赛的范畴。

你妈天天拿你和隔壁家的孩子比,你也不爽那个小孩。球迷和媒体就是你妈,皇马巴萨就是那俩个小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